小鱼豆腐

发布时间:2011-05-22 00:00来源:系统作者:五河县政府浏览量:字体【  

2011-05-1916:02:14来源:新民晚报(上海)

 

“文革”时期被贬至淮北小县五河充当“乡村男教师”近10年。1979年回沪后一直保持联系的学生是岳超。近日岳超嫁女,邀请我去五河喝喜酒,并请于医师驱车来回接送。我们从明光过去,4小时多一些就到了五河。32年不见,五河的变化当然很大。来回共两天的时间,岳超安排得很好。见我兴致很高,也不吃力,晚餐前就开车送我去当年回上海前最后一“站”的小圩中学。居然还有人认出我来,我却认不得绝大多数人,包括去年刚上任的校长。我也答应他们,明年再来。

回县城的路上,岳超告诉我,本来安排我在明天办婚宴的“国贸大酒店”住宿,可是,如今大发的房产商丁明安请我下榻在他的“沱湖度假村”,晚餐当然就在那儿了。岳超说,还记得这个名字吗?我说,当然记得,一个调皮的学生,瘦瘦高高的个子。不过,眉宇间总透露出聪明的神色。五河五条河,淮、浍、淙、潼、沱。沱河连着沱湖,这里是最早养殖中华绒螯蟹的基地之一。当年我创下一顿吃下10个半斤一个的大闸蟹的纪录,那些蟹就是沱湖里长大的。

晚上,能招呼到的同学都来了,看到他们团结友爱,在事业上互相扶持,互相帮助,心里十分欣慰。明安坐在我身旁,频频举杯祝酒,说,当年调皮的学生,没少给老师添麻烦。我说,你调皮不捣蛋。那时,物资匮乏,但大家的生活还是非常有色彩。晚宴非常丰盛,水陆杂陈,觥筹交错。酒酣兴高之际,我说,想吃两样东西,一是“滑子肉”,作为当年的“月光族”,我的最大愿望就是发工资前夜,还能吃一碗“滑子肉”。二是“熬鱼贴饼”。那是成家后,在你们大家帮我盖的厨房里,每天早上在铁锅壁“贴饼(死面饼)”,锅中央就煮着玉米稀饭,真香,真好吃。好像永远吃不饱。有时买到小杂鱼(真正的野生鱼“罗汉鱼”之类),配上豆腐,那锅中央熬的就是小杂鱼了,也可叫“小鱼豆腐”。明安立即吩咐厨师去做。厨师说,“滑子肉”不知为何物。“熬鱼贴饼”,那可是路边小摊的“排档菜”呀。

当晚宿在三号别墅,偌大一幢别墅,一个主卧,三个客房,只住我一人,不是太奢侈了吗?好在周保卫、刘艳夫妻俩加上他们的儿子,留下来陪我。春雨淅淅沥沥地下着,门一关,可是一片寂静,鞍马劳顿,一觉睡到大天光。

 周保卫来招呼我吃早饭。刘艳说,老师昨晚没吃到“小鱼豆腐”我们带您去吃。太好了!立刻坐着他们的车朝县城方向开。不一会到了街上,车慢慢开着,就怕错过这个好吃的场所。不久,看到“淮河酒业”和“梅地亚大酒店”对面的一家连门脸也没有的小店,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找位子坐下,鼻子里就闻到熟悉的熬鱼味。一会玉米稀饭或红豆稀饭端来,又端上贴饼,也没忘一小碟咸菜。随后就是“小鱼豆腐”。顾不上烫嘴,吸一口进嘴,太好吃了!一小碗小鱼豆腐糊里糊涂就下了肚。再来一碗,慢慢体会那鲜到骨头的味道,还辨出在辣椒之外,有几粒花椒,不过,只香不麻,十分爽口。保卫结账,他们一家三口,加上我和司机,五个人才40元钱。走出小店,打一个饱嗝,料峭的春寒仿佛离我而去。

文/江礼旸

作者:江礼旸

(本文来源:新民晚报)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